皎月笑笑

全职:叶黄|周翔|双花
阴阳师:狗崽|酒茨|晴博
剑三:策藏|all藏|莫毛|柳叶
古剑:苏兰|夏乐|恭觞
仙剑:霄青|云紫|紫红|重飞
盗笔:瓶邪|黑花|酥梨|一八
荼岩|朋我|瑞金|雷安|凤跖|政轲(对,你没看错,就是那个始皇嬴政和荆轲)|猫鼠|瑜策|信白|
CP多但却洁癖,不产粮,白嫖,嘻嘻

亘古1

这世上有千千万万的妖,然而能从鸿蒙中脱出凝成属于自己意识的妖却寥寥无几。妖狐睁开眼的那一刻就知晓自己的与众不同,他生来能化形,在未开化的岁月里,他抱着自己的狐尾度过蒙昧的年岁。直到有一日,妖狐终于来到人世,那个“虚无”终于不再将他禁锢。
那是他第一次看见人世的模样,春花灿烂,阳光正暖,河边的流水淙淙作响。
他的年岁尚小,尚不知春花会谢,云会蔽日,流水会干涸,尚不知人世间的悲欢离合。
妖狐在那片桃林中度过许多时日。林中有位美丽的少女,白无诟衬着娇艳的桃花,春天仿佛从来不会远去。
有时河的对岸会飘来零落的樱花花瓣,少女坐在高高的枝头对着妖狐笑:“小狐狸,河的对岸好像有新的伙伴呢。“
妖狐摇着他的大尾巴,一脸懵懂的看着桃妖。
桃妖便更高兴的笑起来,她笑的时候桃花儿从树枝上落下来,在妖狐的鼻子上打个旋儿,又潇潇洒洒地飘到河的对岸去了。
远处有渺渺茫茫的奏歌,桃妖说那是人类祭祀风神的祭乐,人们祈求风神的庇佑为他献上最美的歌声。
妖狐便蜷在树下,在渺茫的歌声中迷迷糊糊的睡去。
桃妖从树枝飘然而下,扬袖落下许多的花儿密密麻麻铺在妖狐的身上,“做个好梦,小狐狸“
次日天将明时,有人类少女经此而过惊醒了睡梦中的妖狐。
妖狐看着那名少女,惊恐地想,他忘了藏起耳朵和尾巴。女孩穿着洁白的巫衣 也是一脸惊恐地看着他,两个人都是一脸惊恐的模样,躲在树上的桃妖忍不住发出笑声:“你们真是太有趣了。“
  “我是桃,他是妖狐。人类,此处是妖的栖息地,你还是速速离去吧。“
少女再一次睁眼的时候,她已经回到神社外面,那漫天的桃花仿佛只是一个梦境。
“想来是神社的巫女,身上有着浅薄的巫力,偶然间误闯了进来。“
“人类?“
“是一种复杂的生物“桃妖摸摸妖狐的脑袋”脆弱而又敏感,多情却又贪婪。“
“小狐狸,可不要和人类打交道。“
“为什么?“
“因为我们是妖。“
妖狐歪歪头,疑惑的看着神社的方向。

妖狐白日里同桃妖在桃林中四处浪荡,有时也会越过河水到河的对岸去。那里有一片美丽的樱花林,缤纷灿烂不输桃林,可桃妖说的伙伴妖狐却一次也没有见过。
到了夜里妖狐把自己团成一个毛绒球缩在桃树根下,桃妖会从树梢上下来给他披上花做的被子,叫他在花香中进入梦乡。
他就这样在这片桃林中度过了人世的第一个春天,再然后,夏天到了。
桃妖已经不再频繁地出现,那些曾经美丽粉嫩的花儿都落进了尘土里,阳光也不再温暖反而灼热的可怕。
妖狐在树下打着盹,抬头看见树叶间侧洒的阳光,忽然就对这样的生活产生了厌倦,他毕竟是只狐狸。
夏天的时候妖狐离开了那片枝繁叶茂的桃林,顺着淙淙的溪水向着河的下游走去。期间他经过巫女的神社,看见美丽的少女虔诚的模样,他摇摇尾巴,又继续往前走了。

占TAG抱歉,找一篇文,大概是楷楷在怀疑自己的性取向跑酒吧去测试,结果遇到迷路的翔翔
,翔翔英雄救美?救了楷楷……什么的……有谁知道吗?